筆下文學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十一章 大羅跳槽,池魚風曦

第十一章 大羅跳槽,池魚風曦


  風曦差點給跪了。
  帝江祖巫給他扣的帽子太大,他完全承受不起。
  “天地良心……我、我是清白的!”
  “什么‘一畫開天’,什么‘拳打鴻鈞、腳踢天道’……我也就是偶爾yy的時候想一想,完全沒考慮過付諸實踐。”
  “至于我成為隊長這件事……”
  “完全是那九個老奸巨猾的家伙,把我給推上這個位置的……讓我背鍋、頂雷!”
  “好處一起上,壞事我來扛。”
  “我……冤啊!”
  風曦在喊冤。
  他只是一個自帶干糧的臥底。
  至于為什么臥底臥成了隊長?
  都是那些問題滿滿的隊友坑的!
  他風曦,本質上是一個好巫!
  “哈。”帝江祖巫搖頭微笑,“行了,你也不用喊冤了。”
  “我們又沒想著清算誰。”
  “誒?”風曦抹了抹強擠出來的眼淚,整個人變得正經起來,“不清算?這真的好嗎?”
  “那么多藏頭露尾的家伙,要是哪一天陰謀作亂,我巫族大好局面豈不是會毀于一旦?”
  “但,他們現在很老實,很遵守我們的規章制度,不是嗎?”帝江淡淡道,“不管是什么來歷,抱著什么心思……我們只看行跡。”
  “只要愿意為了巫族的事業盡一份力,添磚加瓦,我們都是來者不拒。”
  “就算是真正的臥底,想打入我方高層?”
  “行啊!”
  “拿功勛來換啊!”
  “功勛夠了,我們自然公平公正的提升職位。”
  “要是哪個臥底斬殺掉妖族的至尊帝皇,提著他們的頭顱,帶著他們的先天不滅靈光……封其為祖巫又如何不可?”
  “至于說陰謀作亂?”
  “我們會怕?”
  “笑話!”
  “不降下大羅真身,在我巫族的地盤就是送死,反手鎮壓。”
  “降下大羅身?”
  “客場作戰,一樣是來送死。”
  “即使策劃再大的陰謀,只要實力跟不上,都是虛。”
  “因為,我們反掌便能重排時空!”
  “換而言之,就是——”
  “悔棋!”
  “小家伙,你記住了。”帝江看著風曦,“大羅的權能,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
  “巔峰存在的斗爭,沒有陰謀家活躍的空間。”
  “都是陽謀!”
  “我們比拼的,是誰的進步更快,是誰更能團結人心……而團結,是需要實打實利益的。”
  “人道的盤面上,劃分出兩個陣營。”
  “一個是妖族,一個是人族。”
  “誰能將自己一方經營的更好,能拿出更多利益,團結旁觀者……誰就越有可能取得最后的勝利!”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帝江負手而立,指點江山,“許多大神通者,談不上對某一個陣營的絕對忠誠……他們忠誠的是利益!”
  “所以這幾個人的背后,有大羅落子又如何?”
  “一點一點潛移默化,遲早有一天,他們會被同化到我們的陣營,為最后勝利打下基礎。”
  跟誰混不是混?
  有人開價更高,跳槽又何妨?
  什么?你說我現在是妖族陣營的統帥之一?
  你一定是認知出現了錯誤……來,讓我用拳頭幫你糾正一下!
  ……
  風曦感覺自己的三觀被刷新了好幾遍。
  帝江祖巫直截了當的告訴他——
  弱者講究忠誠,因為他們除了忠誠,再沒有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強者講究利益,因為別人看重的是他們的能力和實力!
  他們有資格待價而沽,選擇更合心意的買家。
  “可是這樣的話……”風曦有些疑惑,“利益分割太多,人族內部股東無數,豈不是容易讓內部的思想出現混亂?”
  “為了人族的健康發展,還是要進行清算的吧?”
  “那都是以后的事了……是在取得對妖族勝利之后。”帝江笑笑,“至于現在?”
  “還在進行戰線大統一呢,要求沒那么高。”
  “我們要做的,是盡可能多的團結可以被團結的力量。”
  “能有圍觀大羅試探性的投資,是一件好事。”
  “當然。”
  “為了讓他們認清現實,打消他們反客為主的心思,一場‘切磋’還是要有的。”
  “以武會友,小小較量一下實力……都是必然的。”
  “啪!”風曦一只手捂著臉,呻吟道,“感情這是神仙打架,我是一條不幸卷入其中的池魚?”
  “你說對了。”帝江贊許看他一眼,“很有自知之明。”
  “我不想活了。”風曦滿身疲憊,沮喪無比,“這洪荒世界,也太危險了!”
  “各種大羅暗子滿天飛,人與人之間還有沒有一點誠信可言?”
  “搞不好隨便一腳踩下去,就踩到了禁忌的地雷。帝江大人,你能告訴我……”
  “巫族之中,有多少暗雷?”
  “這我怎么知道?”帝江攤攤手,“有的大羅一心藏匿,點滿了猥瑣發育的技能……我們不一個個仔細查看,還真的未必能發現。”
  “可就算排查,也不見得就有用。畢竟,利誘、奪舍、度化,防不勝防嘛!”
  “這些方面的工作,我們需要持之以恒的關注。”
  “這樣啊……那您能不能跟后土祖巫說一聲?”風曦哽咽著道,“洪荒套路太深,我想回地球村!”
  “少年,認命吧。”帝江拍了拍他的肩膀,“上了賊船,你還想下去?”
  身為祖巫,帝江都承認,巫族是一條大大的賊船。
  “小家伙,不要一臉衰樣……想想明天,想想未來。”
  “未來會變好嗎?”風曦問了一句。
  “不,會更糟糕。”帝江輕描淡寫間將他的一顆心打落深淵,“現在的巫妖情況……妖族連凝聚力量的天庭都沒建立,各方博弈只是在預熱而已。”
  “等到以后,才是真正的瘋狂!”
  “怎么樣?”
  “想想未來的慘烈情況,是不是覺得現在的遭遇,就已經不算什么了?”帝江勸慰著巫族的新秀,給他精神上的“激勵”。
  很成功的,讓風曦變成了一條要挺尸的咸魚,對人生失去了夢想。
  有時候知道的太多,雖然能做個明白鬼……但那種心靈上的壓力,并不是好承擔的。
  “嘖,這精神意志還是需要磨礪啊。”帝江玩味笑笑,“小家伙,時也運也……你能跟那九個家伙混在一起,也算是一種機緣了。”
  “看在這樣離奇遭遇的份上,看在你這個人還算有趣的份上……”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