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有一個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虛靈秘界 二

第一百二十四章 虛靈秘界 二

    “讓開!”林男修不再與秦百歲廢話,一劍刺去。
  
      秦百歲青劍使出挽花式,挑飛了林男修的長劍,恢復她冷漠的神情。
  
      “滾!”
  
      矮個子男修想偷襲,秦百歲卻像背后長了眼睛似的,側身看來,青劍上的劍穗一晃,數道劍氣便封了矮個子男修的走位,一道劍氣貼著他的臉掃過。
  
      矮個子男修頓時不敢亂動。
  
      林男修見此,知道自己和矮個子男修不是秦百歲的對手,只好自認倒霉,扔下一句狠話,和矮個子男修一齊離開。
  
      秦百歲看著他們離去,才神情復雜的轉身,僅剩存活的幾個幼童魂獸和少年魂獸站在一起,戒備地看著秦百歲。
  
      “你們走吧。”
  
      魂獸們見秦百歲真沒有殺心,才互相攙扶離去。
  
      “哎呀!”一個女童魂獸突然摔倒,露出腿上的劍傷。
  
      秦百歲嘆了口氣,青劍收回腰間劍套里,走到女童魂獸面前,其他少年魂獸緊張地看著她。
  
      秦百歲沒有在意,這些少年魂獸一個個連把武器都沒有,能用什么傷她,手腳還是嘴巴?
  
      “我看看。”秦百歲從腰間布囊里,拿出一個玉瓶,里面裝的是治外傷的藥粉。
  
      靈力不能用,便打開不了儲物法器,進來的修士人人都帶著這樣的布囊,空間大且彈性也大。
  
      秦百歲撕開女童魂獸的褲腿,看到一道劍傷從小腿劃到它的大腿,傷口外翻,墨紅色的血液流出。她趕緊把玉瓶里的藥粉,均勻地倒在女童魂獸的腿上,忍不住抬頭開口問“疼嗎?”
  
      當秦百歲抬頭的一剎那,一道閃著幽光的黑色匕首,直接刺進了她的胸口。
  
      噗嗤——秦百歲都能感覺到匕首刺斷她的胸骨。
  
      而手持匕首的女童魂獸,冷眼看著秦百歲,還在用力地推送匕首。
  
      秦百歲不敢置信的按著它的肩膀,一步步倒退,直到雙腳踏空,看著女童魂獸稚嫩的臉龐消失在她面前。
  
      我他媽做了什么!
  
      秦百歲看著胸前傷口,血液失重地一滴滴向上飄,身子迅速下墜,不知懸崖有多深!
  
      砰砰砰——秦百歲在撞上樹杈第一下時,心里的第一個念頭,是幸好樹杈不是豎著向上長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我絕對,絕對,絕對!怕是依舊會那么做。
  
      “咳咳咳!”秦百歲以一副極其奇異的姿勢趴在地上,半張臉埋在爛泥地里,樹葉腐爛的味道讓她作嘔。
  
      醒來一咳嗽,牽動渾身上下的傷,疼得直抽抽,尤其是胸口,那把匕首還插在上面。
  
      結丹修士的肉身還沒有弱到百米不到的懸崖摔下來,就死翹翹。
  
      不過秦百歲也差不多離死翹翹不遠了。
  
      秦百歲深呼吸,用力一扭肩膀,把身子扳直平躺,還能動的右手,按住左手一扭,聽到骨頭咔咔數聲。
  
      “嘶——真他媽活該!”秦百歲倒吸一口冷氣,終于把左手骨折給按了回來。
  
      她是真的怕疼!偏偏胸口還插著一把匕首等她拔出來。
  
      “臭魂獸,別在讓小爺遇見了,下次再救你們,我就是小八的同類!”
  
      秦百歲握住匕首,一咬牙一閉眼,悶哼直接拔出來,隨后她劇烈地咳嗽起來,鮮血不要命地吐啊吐,比她胸口流的血還多。
  
      匕首刺穿了肺腑。
  
      秦百歲趕緊去摸布囊,卻摸了一個空。
  
      “我布囊呢?不會這么倒霉吧。”秦百歲慘呼一聲,看來布囊是在她跌落下來時,落到了哪里,她心中祈禱千萬不要掛在樹上。
  
      “呵呵呵”
  
      秦百歲靠在樹干上的背一僵,四周昏暗,樹影猶如鬼爪似的,配上剛才的笑聲,完全就是恐怖片里的經典場面。
  
      秦百歲咽了口口水,現在的她,戰力弱五渣,她張口問道“是人?還是鬼?”
  
      “怎么不問是不是魂獸呢?”前方樹后,走出身穿白衣的女子。
  
      秦百歲眨眨眼,那女子手中的布囊,可不就是她的!而女子走近后,秦百歲瞪大了眼,女子額頭一道深深的魂印,讓她心里打顫,居然是千年魂獸!
  
      可真是倒霉到家誰說她福運深厚的!
  
      “這位仙女姐姐,你是給我送藥來的嗎?”這時候,秦百歲只會裝傻了
  
      女子魂獸一愣,隨后呵呵笑言“你這人修女子倒是有趣。”
  
      被女子魂獸點出身份不奇怪,進入虛靈秘界不能用靈力,等于混元功法就不能幫她掩飾身份,她早就做好了準備被人拆穿性別,但大家進入后,都不會當面碰到,她死不承認自己是東方道友不就好了。
  
      反正沒人看到她進來時,那一瞬間的“性別”變幻。
  
      秦百歲乖巧道“我是很有趣,仙女姐姐要不要救一下我,這谷底寂寞,我可以陪仙女姐姐打發時間,好不好?”
  
      女子魂獸變臉比翻書還快,冷聲道“剛剛不是還在罵臭魂獸嗎?”
  
      “我,仙女姐姐和臭魂獸不一樣,呵呵”秦百歲干笑道。
  
      女子魂獸蹲到秦百歲面前。
  
      秦百歲不敢妄動,現在的她脆弱堪比紙張。
  
      “想我救你可以,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女子魂獸冷冷盯著秦百歲的雙眼。
  
      “什么事?”
  
      女子魂獸指著秦百歲腰間的混元鼎,幽幽道“用它封印了我。”
  
      “再在十年內,封印虛靈秘界所有魂獸。”
  
      “最后毀去魂晶!”
  
      女子魂獸一字一頓,語調從幽幽清泉般平緩,到如熊熊烈火般高昂,隱隱間,秦百歲見背對月光的女子魂獸雙眼里,有晶瑩在轉。
  
      “為什么?”混元鼎既能用靈力驅使,也能用靈識驅使,是十分少見的法寶類型。也是秦百歲最后的底牌。
  
      “什么為什么,你剛剛不是有那么一剎那,想要用它殺了我嗎。”
  
      是的,剛才女子魂獸出現,秦百歲是真的想要動用混元鼎,但她沒有力氣拋出混元鼎,便不敢輕舉妄動,心里一直在找機會。
  
      “殺了你?再殺了虛靈秘界所有魂獸?然后再毀去魂晶?”秦百歲真是搞不懂了,還有人,不是,還有魂獸上趕著求死?“魂晶又是什么?”
  
      “你就說你答不答應?”
  
      她現在敢說不答應嗎?“行,我答應你。”
  
      “用道心起誓。”
  
      秦百歲抬頭看去女子魂獸,用道心起誓,就等于必須要做到她最后一絲掙扎的希望都被磨滅了。
  
      “行,我秦百歲用道心起誓,努力在十年內,殺了虛靈秘界所有魂獸,在毀去魂晶。”稍微動了點小心思,她會努力,但不是會絕對,她心里小小竊喜。
  
      秦百歲有氣無力地說著,話音剛落,女子魂獸就塞了一粒丹藥到她嘴里。
  
      丹藥藥力化開,秦百歲的四肢都感覺有了力氣,連胸口的傷都在慢慢愈合,是她布囊里,她的丹藥。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