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真的是演員啊 > 第八十七章 新人沒特權

第八十七章 新人沒特權


  顧君領頭,四人徑直的來到顧君的房間。
  郭韜正在懷柔影視基地內忙碌的拍攝,正好沒人來打擾他們。
  小門一關,飲水機一開,開水一沖,茶香一溢。
  這畫面感是相當的強。
  添上四杯茶的顧君看向身側的吳昔果,開口問道:“老大,你這跑我這里來干啥啊。”
  吳昔果可是五十多歲的老派人,哪里可能閑的蛋疼跑這里來探班,就算別人慫恿也不能夠。
  他能來,說明肯定是有事的,而且還是大事,應該還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吳昔果的臉色更加的凝重,眉頭緊鎖,估計能夾死蚊子:“我這事挺難纏的,我再想想。”
  “成,不急。”說罷的顧君看向安希:“你可別說找我也有大事。我這小心臟可承受不住。”
  “嗨,我能有什么大事,身體倍棒吃嘛嘛香。今天就是來看看你在這里的表現的怎么樣。”
  “得,那你等著吧,晚上請你吃飯。”說完的顧君看向吳曉:“你來又是什么事?要是跟安希一樣來看我出丑的話,請你離開。”
  “我有正事。”語氣激動地吳曉從包里掏出來一本劇本,啪的甩在桌子上。
  打的顧君心兒一顫,這尼瑪這么大場面,有點慌啊。
  顧君拿起來一看,很熟悉,封面上寫著《夏洛特煩惱》五個大字。
  《夏洛特煩惱》還是那個重生者夏洛的故事。
  開心麻花是顧君選定的第一只要薅羊毛的羊。
  這個劇本原本是準備給吳昔果的,畢竟是個現代版的喜劇,對成本的要求要低許多。
  初步估計一千萬就可以拿的下來。
  但沒有原時空開心麻花的口碑輔助,也沒有沈藤,瑪麗這些成熟演員的加持,一切還有很多的不確定性。
  后來又出現了摩登SKY音樂節以及因此衍生的黎青果要去參加好聲音的事情。
  于是,顧君拿出來那個還不成熟的《一個明星的誕生》。
  《夏洛》的劇本已經基本完成,也不能放著,于是就交給了吳曉。
  在顧君的記憶里,這部話劇正式推出的時間應該是2012年底還是2013年初的。
  但顧君并不確定對方是否已經啟動了這個項目,甚至已經完善。
  顧君把這個劇本賣給麻花當成了吳曉的一個考驗。
  顧君說的是賣出去算考核完成,但他心中的底線就是不要被對方趕出來就行。
  薅羊毛本身就是不道德事情,顧君是抱著有更好,沒有拉倒的想法。
  現在看來,事情的進展應該不是很順利。
  “你被人欺負啦?”顧君問道。
  “他們敢!”哼了一聲的吳曉變換語氣,開始吐槽:
  “你是不知道他們有個叫余凱的,還是個總經理呢,是真能絮叨,相中了咱們的劇本,可價格只給兩萬,還要求全版權。”
  “這么便宜?”安希問道。
  “可不是,人家說了完全沒聽說這個叫‘顧君’的菜鳥編劇,還說新人編劇最高值兩萬。”
  說完話的吳曉看著顧君,似乎在說:賣不出去不是姐姐本事不濟,實在是你這個編劇不行。
  “那知名編劇什么行情?”
  吳曉認真的說道:“因為工作室的緣故,我對編劇這個行業有了一定的了解,好像是菜鳥、剛入行的編劇一部作品的價格是五千-兩萬。
  有少量影視作品的算是初級編劇,一部院線電影劇本的酬勞是兩萬-五萬。
  有成熟作品的才算是中級編劇,一部院線電影劇本的酬勞是五萬-十萬。
  業內小有名氣,且有許多成熟作品,一部院線電影劇本的酬勞是十萬-三十萬。
  業內頂級的編劇要好一點,一部院線電影劇本的酬勞是二十萬-一百萬。
  一般情況下,一名編劇完善一個劇本需要至少半年、一年乃至更長的時間。”
  “賣不出去就賣不出去,新人沒特權嘛。”輕松加異常的顧君回道。
  “你怎么可以這樣,一點脾氣都沒有啊。就算你沒有脾氣,這事還事關我轉正啊。”
  “行了吧,你都把你爸拉來了,我還能怎么著你,再者說,今天賣不出去,說不行明天就賣出去了。不用急,我的總經理。”
  在他看來,對方想要購買這個劇本就代表他的計劃成功了一半。
  這代表開心麻花并沒有啟動這個計劃。
  只要看他們看過,必然在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便再有相似的想法,也會懷疑是來自顧君這里的靈感。
  要是他們真的就自己編了一部他們的《夏洛》,那就隨他們吧。
  大家都是一樣的不要臉,大哥自然沒有說二哥。
  “沒有別的事了?”顧君追問了一句。
  “沒事了。”
  憑實力擺平了安希與吳曉,顧君也沒說話,就這么看了一眼吳昔果,等著他開口。
  他總感覺十個吳曉的事情也比不得老吳要說的事情。
  “我也有個劇本讓你看看。”語氣低沉的吳昔果從懷里掏出一本被翻閱的破破爛爛的劇本。
  五月中旬的天氣已經有點溫度,吳昔果穿的并不多,這本劇本帶著他的溫度。
  看著封面上面寫著的《一個明星的誕生》,顧君不解的看向吳昔果。
  他是真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劇本明明是自己給他的,那吳昔果反交給自己是幾個意思?
  想到吳昔果凝重的臉色,顧君的心中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猜測。
  不顧其他的他直接翻開劇本讀了起來,上面還是原先他與吳昔果商議的原始劇本。
  但現在上面多了許多個增減工作。
  果然被烏鴉嘴本鴉的顧君給不幸言中。
  吳昔果做了近三十年幕后工作,其實六、七年的場記等雜務,還有二十多年的副導演職務。
  在副導演這一行,他真的是名氣甚大,被譽為國內第一副導演。
  但副導演就是副導演,從來沒有證明過自己有票房號召能力的他很難從別人的腰包里面掏出來真金白銀。
  尤其是涉及到電影制作,那就不是三五萬,也不是三五十萬的事情,動輒數百萬乃至上千萬。
  在某一方面,顧君與吳昔果都有相似之處,他們都是新人,都是菜鳥。
  既然他有想法成為導演,必然有自己的依仗,三十年的從業經歷,積攢的人脈無數。
  但是,就算有人想要給他投資,必然會提出各種的要求,推自己的演員,按照自己的喜好變更劇本內容,完全不是個事情。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