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大悲天魔劍 > 第六十四章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第六十四章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雷小雷又在外面跪了一個多時辰,腿有些發麻,于是站起來揉下腿。這嬌生慣養的孩子,吃這點苦就有些吃不消了。
  正當他又準備下跪時,這時天鳳兒的聲音傳來:“這就要走了么,這才跪多大一會。”
  雷小雷冷汗直流,硬著頭皮說:“在下跪的腿有些發麻,這就跪下了,天鳳兒小姐不必懷疑在下的誠意。”說完就又準備下跪,又是一個實誠的孩子。
  本來還有句你要是不收我,我就不起來,又生生的咽了下去。皓月宮人喜怒無常,不可以常理度之。
  天鳳兒說:“不必跪了,你進來吧。”
  這時梅秋說:“小姐不打算讓他跪上三天了么,以顯誠心。”
  天鳳兒說:“我又不是那些迂腐的老家伙們,他們收那樣的徒弟,誠心是有了,可全都上些榆木疙瘩,也不想想那樣的徒弟能學得會上乘武功么。”
  雷小雷進來后喜出望外的說:“天鳳兒小姐打算收我為徒了么?”
  天鳳兒說:“你覺得我會收一個廢物當徒弟么?出去行走江湖讓對手自己笑死么?”
  這奪命連環問讓雷小雷無地自容。早知道當初自己就好好練武了,現在不過劍氣中期,天鳳兒的侍女三兩招就可以讓他趴下。
  雷小雷心思玲瓏,轉了下眼睛說道:“天鳳兒小姐,雖然我武功不行,可是我聰明啊。你要是有什么沒辦法的事情,我可以幫你想辦法。”
  天鳳兒不屑一顧的說:“就你?”
  雷小雷說:“天鳳兒小姐不要小瞧人,我還是江湖人稱的江城小諸葛呢。”這不全是假話,不過是一群江城紈绔給他的稱呼。
  天鳳兒對江湖之事,都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什么事都可以用武功解決。如果解決不了問題,那么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可是就關于自己的身世有些束手無策。心想:“多一個人,多一個主意。”于是說:“我還確實有一件事不知道該怎么辦。”
  雷小雷激動的說:“還請天鳳兒小姐細細道來。”
  天鳳兒說:“你知道我父母是誰么?”
  雷小雷臉就瞬間立變,說道:“你父母是誰你問我。”看天鳳兒臉色不善,接鄭重的說:“天姓可是你本來的姓氏么?”
  天鳳兒說:“是我本來的姓氏,據我二師兄說是他答應我父母用本來的姓名。”
  雷小雷說:“天姓里面的名門旺族就杭州天家,湯陰天家,淮南天家,不過后兩家都不算武林世家,沒什么像樣的高手,那應該就是杭州天家人了。”
  天鳳兒說道:“怎么可能,二師兄說是我家里窮,養不起才把我送送走的。杭州天家畢竟是武林世家,就算再窮,也不會養不起一個小女孩啊。”
  雷小雷心想:“也是,確實如此。”可轉念一想,不對啊,只有武林世家才會出天鳳兒這樣的武學天才。然后問道:“天鳳兒小姐,你年紀這么小,武功之高,威壓天下,應該天賦不錯吧。”
  天鳳兒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平談的說:“嗯,據我師兄說我是什么先天劍體,千年不見一個,應該天賦還算可以吧。”
  雷小雷心想:“這還叫可以吧。像我這樣的十年就出一大堆,我還感覺我武學天賦不錯呢。”開口問:“這種體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沒有?”
  天鳳兒淡淡的說:“應該沒什么特殊的地方吧,就是千年以上的藥材吃的有點多。當年二師兄說我一年就把整個江湖的千年人參吃光了。后來還是他親赴長白山,和長白山天池幫談判,千年人參有多少收多少,才夠我吃,不過真不好吃。還有好多天地奇物,我們皓月宮后山水潭里的魚也快被我吃光,據師兄說那也是天地間少有的東西,吃一條少一條。”
  雷小雷目瞪口呆的看著天鳳兒,問道:“小姐知道千年人參市面上多少錢一根么?”
  天鳳兒喃喃的說:“不太清楚。應該不太貴吧,小時候我練習數數的時候就是用那個數的。”
  雷小雷說道:“十幾年前,我爹剛接手狂風幫,意氣風發的想買根千年人參當傳家寶,結果人參漲價了,不但漲價,還沒貨,并且短時間內還不會有貸。給他老有家頭上澆了一盆冷水。千年人參按成色在三千兩到兩萬兩不等。按小姐這么個吃法,一年光人參就要近百萬兩,還不算其它寶物。別說杭州天家,就是洛陽皇室也能給吃窮了。誰家父母攤上這么個孩子都得送出去。”
  天鳳兒杏眼一瞪,雷小雷就不吭聲了,還是小命重要。然后雷小雷說:“我所料不差的話,后來皓月宮應該是用武林秘籍換的吧。”
  天鳳兒說道:“確是如此,先是用我皓月宮的秘籍來換,前前后后出了幾十本。后來我二師兄就到江湖上借秘籍,憑二師兄的武功,一借一個準,借完佛門,借道門,借完劍派,借幫派,借完借山莊。借遍了整江湖。二師兄以理服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是無往不利。”說完還有些崇拜。
  雷小雷心想:“第一次聽說把搶說的這么清新脫俗的。也是,江湖中人的事,借能說搶么。”然后說道:“令師兄果然是人中之龍,能言善辯。”
  天鳳兒說道:“哪里啊,小時候不懂,現在長大了才明白,二師兄不過是說好話騙我的,說別人看我可愛才肯借的。要是有機會還是要彌補二師兄這個過錯的。”
  雷小雷說:“天鳳兒小姐深明大義,在下佩服。”
  天鳳兒說:“你倒是挺會說的,不過你再會說也沒用,我也不會收你為徒的。”
  雷小雷說:“這是為什么啊,我不是已經幫你解決問題了么,你十有八九是杭州天家之人。”
  天鳳兒說:“估計也是這樣,是我先入為主,以為我師兄說的窮是一般的窮苦,首先就把杭州天家排除了,聽你這么一說,才明白過來,等八月十五過后,我去天家一趟,問個究竟。”
  然后嘆了一口氣說:“不收你為徒,實在是我不會教人練功,我的武功進境太快,不適合你,我三歲練氣,六歲入芒,十歲入罡,十七化雷。沒法教人。要是你天賦尚可,我可以幫你提升武學境界,你慢慢感悟也就是了,可你天賦有限的緊,這條路也不適合你。要不你看梅姐姐她們幾個誰合適,你就拜一個為師吧。”
  梅春說:“小姐,這不合適吧,你都還沒收徒,我們怎么能先收呢。”
  天鳳兒道:“即使我收了徒弟,也是你們教,吃力不討好,給你們個徒弟也不要。”
  天鳳兒見雷小雷有些不情愿,然后說:“你不要小瞧梅姐姐她們,她們一點也不比那些名門大派的師傅輩的差,現在不過年輕,過個三五年也是劍罡之境的絕頂高手,你是學武的,只要學得武功就行了,旁的不用管那么多。”
  雷小雷一想確是如此,然后就跪下說道:“拜見師傅們。”
  天鳳兒說:“做人不要太貪了,一個師傅的武功你就學之不盡了,還想拜幾個師傅。”
  小心思被拆穿,雷小雷問道:“那我拜誰合適?”
  天鳳兒說:“拜梅冬吧,你們性格相近一些,武功路數應該合適。你要學什么武功,劍法,掌法,刀法,都可以。”
  雷小雷于是就拜梅冬為師了,梅冬也很開心有這么個徒弟,兩人年經相差不過二三歲,教起來也不會過于麻煩。行完拜師禮,雷小雷就高興的回去要把這個消息告訴老爹。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