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明末大拯救 > 186 少女情懷
ntent
  
  “大人,您看上這座酒樓了么?屬下看這酒樓已經荒廢了許久,買下來恐怕需要修繕一番。”雪媚娘跟在蘇文鋌身后,在南濠街上站著,正對著一間酒樓,隨著蘇文鋌的視線看向這棟三層樓的木構建筑。
  
  “呵呵……”蘇文鋌呵呵微笑,側頭看了雪媚娘一眼,雪媚娘莫名其妙,她也就是在獨自陪著大人的時候,才微微多了那么一點話而已,莫不是她剛才多說的那句話有何不妥之處?雪媚娘今天跟著蘇文鋌看了許多地方,她早就看出來了,大人這是在物色一個好的地段。不過她也沒問大人物色一個好地段來干什么。
  
  “媚娘啊,這間酒樓就是我蘇家的!”蘇文鋌笑道。
  
  “嗯……”雪媚娘嫵媚的柳眉動了動,發出一聲似了然又似窘迫的輕哼,然后就不再說話,像根木樁似的杵在蘇文鋌身側。
  
  “這里的地段非常好,可是面積還是太小了……”蘇文鋌盯著這棟三層建筑,心里默默計算著它的面積。
  
  雪媚娘這次沒有搭話,她默默站在蘇文鋌身側,不一會兒,只見蘇文鋌往前走去,她則趕緊跟上。
  
  “至少要將這兩棟樓一起并入,方才有足夠的空間!”蘇文鋌像是自言自語般說道,不過被身側的雪媚娘聽了去。
  
  雪媚娘微微納悶,這一間酒樓的地盤還不夠么,大人還要隔壁這兩棟樓……大人究竟要干什么啊?不過她心里雖熱疑惑,卻沒有將之問出來。
  
  接下來,蘇文鋌吩咐雪媚娘查清楚這兩棟樓的主人是什么人,爭取以比較合理的價格買下來。
  
  雪媚娘得了吩咐,當即就去安排此事,而蘇文鋌則獨自一人優哉游哉的去了醉仙居。
  
  ……
  
  ……
  
  蘇文鋌走進十里街觀音巷,在巷口處頓了頓,調轉腳步先去了同樣位于十里街觀音巷的慈幼局。慈幼局就在醉仙居隔壁。
  
  如今,慈幼局中已有數百孤兒,原先計劃的十個執事有點忙不過來,后來又招募了幾個,老師到則沒有再行招募,因為幾個孤兒可以上一堂課,一百個孤兒也可以上一堂課。
  
  “大人好!”
  
  “大人好!”
  
  蘇文鋌在慈幼局中一路走去,沿途一路上都遇到不同的慈幼局孤兒,他們一見到蘇文鋌,也不羞澀,而是大方問好,即便年齡最小的腳步蹣跚的孤兒也是如此。
  
  蘇文鋌則一一點頭致意,心說這慈幼局的教育還是成功的,至少面對他這位傳說中的“局長”,孩子們也沒有羞澀,或者掉頭就跑。
  
  將慈幼局逛了一圈,與那原本是蘇宅中一家仆的“總執事”聊了幾句,得知慈幼局各個方面都很好之后,蘇文鋌就準備離開慈幼局。
  
  哪知蘇文鋌剛踏出慈幼局大門,那在慈幼局中當老師的卞玉京邁著小碎步小跑追了上來,輕聲喊道:“公子,稍等!”
  
  蘇文鋌止住腳步,回頭一看,只見卞玉京已經由小跑轉為端莊優雅的行走,走得稍稍急切,如一只潔白的體型優美的天鵝,款款行來。
  
  “哦,玉京啊!”蘇文鋌嘴角一咧,勉強露出一個微笑。
  
  “公子!玉京有禮了!”卞玉京走近蘇文鋌,福身一禮,行完禮后,卞玉京就站在蘇文鋌身前,低垂臉面,看著自己的繡花鞋,囁嚅著,不發一言。
  
  蘇文鋌一拍額頭,得,又來了!
  
  “玉京啊,你……有什么事?”蘇文鋌苦笑,以他的視角看過去,可以從上往下的看見卞玉京的容顏,光潔的額頭,臉頰有著美好的弧度,高高挺立而又小巧秀氣的瓊鼻……總之是滿滿的膠原蛋白,濃郁的青春氣息,混合著洗發水的香味兒,撲鼻而來。
  
  “公子……”卞玉京扭捏著,慢慢從衣袖里取出一個信封,兩手捧著,遞與蘇文鋌。此時,卞玉京的頭低得更低了,蘇文鋌稍稍低頭看去,只見卞玉京水嫩的香腮已經爬上了兩朵紅暈,猶如桃花盛開般鮮艷漂亮。
  
  蘇文鋌視線下移,看向卞玉京兩手捧著的信封,眼角直抽。
  
  自從上次在醉仙居客廳,卞玉京主動表露心跡并送出第一封情書之后,今天這一封情書,并不是第二封,而是……起碼已經是第七八封了!
  
  少女情懷總是詩,蘇文鋌看著羞澀且期待的卞玉京,一手將這個信封接了過來。蘇文鋌不是沒有拒絕過卞玉京,并且還不止一次,可是卞玉京依舊如故……算了,還是將這封燙手的情書上交給“正宮娘娘”去處理吧!
  
  “好了,這信我收下了,你……趕緊進去吧,我們這樣站在大門外,被人看了去多不好。”蘇文鋌苦笑道。
  
  “嗯……”卞玉京殷紅如盛開桃花的臉蛋輕輕抬起,兩只透亮的眼睛看了蘇文鋌一眼,然后轉身小跑著跑進慈幼局大門,那道靚麗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蘇文鋌站在原地呆立半晌,看了看手中的信封,信封上面似乎還殘留著一抹帶著馨香的溫度。可是這點溫度對蘇文鋌來說,卻如巖漿般燙手……
  
  收好這個信封后,蘇文鋌慢慢踱步走向醉仙居。
  
  醉仙居,客廳。
  
  柳如是、董小宛、夢竹、陳圓圓等女都在。
  
  “公子來了!”柳如是、夢竹、陳圓圓三女含笑起身,規規矩矩的行禮,并將蘇文鋌迎到客廳中大圓桌旁坐下。
  
  “哼!”董小宛輕輕冷哼,她正在做刺繡,除了蘇文鋌進門的時候董小宛瞥了一眼,隨后直到蘇文鋌在客廳中大圓桌旁落座,董小宛都沒再看蘇文鋌一眼。
  
  蘇文鋌不以為意,落座后,一邊捏起桌上盤子里的糕點吃著,一邊說道:“咦,今天怎么沒有木瓜渴水?如今天氣炎熱,正是飲用這等冷飲寒食的絕佳時間,等天氣轉涼,可就不能隨便吃冷飲了!”
  
  聽了蘇文鋌這話,董小宛刺繡的動作都是一停,她秀美倒豎,微微齜牙,這蘇文鋌蘇大混蛋不僅吃她做的糕點,現在還在那嫌棄沒有木瓜渴水,這真是……
  
  “公子,小宛今兒沒有準備木瓜渴水,而是準備了冰鎮酸梅湯,公子且稍等……小宛,那酸梅湯應該冰鎮得差不多了吧?”柳如是前半句話是對蘇文鋌說的,后半段話則是詢問董小宛。
  
  “……可以了!”董小宛從牙縫里說出這三個字。
  
  “好,夢竹圓圓,你們去將那冰鎮酸梅湯取來吧,讓公子嘗嘗滋味如何!”柳如是笑著吩咐夢竹去取那冰鎮酸梅湯,夢竹和陳圓圓忙躬身去了。
  
  “哼!”董小宛再次冷哼,這次的冷哼聲更大了些,柳如是和蘇文鋌都可以清晰聽見。她這是在表達她心中的不滿。
  
  柳如是笑容一滯,她剛才只顧著高興了,卻忘了蘇文鋌和董小宛之間的“恩怨”,如今董小宛這一聲冷哼,導致柳如是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并逐漸消失。
  
  “呵呵!”蘇文鋌轉頭看向董小宛,呵呵冷笑道:“董姑娘,你應該還沒有忘記上次我們打的賭吧!”
  
  “我……”董小宛刺繡的動作徹底停止了,她驕傲的臉蛋瞬間垮了下來,不過她心中的高傲不允許她耍賴,于是說道:“本姑娘怎么可能會忘!來吧,本姑娘愿賭服輸,蘇文鋌你有什么惡作劇盡管來,本姑娘都不怕的!”
  
  董小宛這話剛一說完,柳如是就愕然的看向了她,因為兩女是緊挨著一起坐的,董小宛兩股戰戰,輕微的抖動,柳如是可以很明顯的察覺道。
  
  柳如是心里哭笑不得,這小宛明明已經被嚇的兩股戰戰了,可是這張小嘴卻像死鴨子般硬挺,死不服軟……
  
  柳如是心中忽然明悟,小宛這樣的性格,似乎……難怪啊,難怪公子總喜歡逗弄小宛……
  
  “呵呵,東西我已經帶來了,也是一套衣服,這次你需要穿著這身衣服在整個醉仙居中逛一圈,中途不得退縮!”蘇文鋌拍著一個小包袱說道,這個小包袱是他從慈幼局到醉仙居的途中,從靜止空間中取出來的。
  
  “來吧,本姑娘不怕!”董小宛強硬回答道,不過任誰都能從她的話中聽出一種顫音。
  
  “很好,有志氣,本公子就欣賞董姑娘你這點!”蘇文鋌笑道。
  
  “哼!”董小宛昂著下巴冷哼,這是一種莫名的高傲……
  
  蘇文鋌看了董小宛一眼,笑吟吟的從衣袖中取出卞玉京送給他的信封,轉手遞給柳如是,并說道:“咯,又有一封了!”
  
  柳如是嘴角含笑,兩手接過這信封,董小宛微微側頭一瞥,見信封上書“蘇郎親啟”四個娟秀大字后,她不屑輕聲冷哼,別過頭去不再看。
  
  對于卞玉京喜歡給蘇文鋌送情書,而蘇文鋌又將之交給柳如是的事,董小宛早就司空見慣了。她這是夾在蘇文鋌與柳如是之間當超級無敵電燈泡當上了癮,蘇文鋌也懶得驅趕她,因為自那件事之后,董小宛特別黏柳如是,蘇文鋌一分開她倆,董小宛就泫然欲泣,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ntent
  
  明末大拯救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