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傲嬌器靈之千金逆天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借機使詐

第一百五十六章 借機使詐

“造這墓室的人可真小氣,主墓室什么都沒有,若是我肯定也要氣得活過來。”秦蓁蓁暗自吐槽,腳上卻是向著中心的棺槨走了過去。
  
  剛剛走出幾步,腳上卻是被什么東西絆了個跟頭,差點摔了一跤。
  
  “又是什么?”秦蓁蓁一皺眉,這火把實在是亮度有限,照著上面就看不到下面。她彎下腰,將火把照亮地面,發現地上有一塊倒著的方形石塊。
  
  秦蓁蓁用手拂了拂石塊上面,發現并未有許多灰塵。“這應該就是劉二壯他們說的墓志銘。”她低頭仔細看了看,發現石面確實已經損毀嚴重,且寫字用的油墨揮發,字跡已經無法辨認。
  
  站起身子,她向著面前的棺槨走去。及到棺材旁,她將火把伸向前去探照著,發現上面的蓋子已經被掀翻在地,此時棺中的尸體應該是已經裸露在了空氣中。
  
  “沒有聽到任何動靜,根本就沒有劉二壯他們說的那么玄乎。”秦蓁蓁心中尋思,將頭向棺材探去。
  
  此時老二、老三、老四幾人已經將兩個耳室中的明器搜刮的差不多,包袱能裝的東西有限,幾人最后決定只把值錢的東西裝起來拿上去。
  
  “老大,我們這邊搞定了。那邊有動靜了嗎?”老二問道。
  
  老大站在甬道前靜靜地側耳傾聽,須臾回道,“奇怪,沒有任何動靜,難道她還沒有走到主墓室?”
  
  “那咱們已經裝好了,是拿不拿上去?”
  
  “拿,趁著沒動靜趕緊拿上去,要是一會兒出了亂子就不好拿了。”
  
  “老大,我上次去見到那女尸身上都是金銀玉器,咱們就這么不要了嗎?”老三在一旁問道。
  
  劉二壯瞥了瞥他,“你想要?那你自己去拿吧。”
  
  老三聞言忙擺了擺手,“算了,我還是不去送死了。”
  
  “不去?不去就別廢話了,趕緊把東西拿上去吧。”
  
  “好。”老三招呼老二和老四,三人各背起一個大包袱,順著耳室的那個洞爬回了上面的墓室中。
  
  四人回到小墓室,劉二壯此時看著三人鼓鼓囊囊的包袱,心中覺得甚是暢快,“X的,可算把這個斗給倒了,行走江湖這么多年,還真沒見過這么邪性的女尸。雖然這回折了老五,但是咱們也算沒白來。”
  
  “那不還是多虧老大您神機妙策,哄騙了那個傻女人,才給了咱們拿走東西的時機。”老四在一邊諂媚道。
  
  “大哥,這回好東西不少,可得給咱們兄弟幾個多分點啊。”老三道。
  
  老大眼珠轉了轉,“兄弟們放心,有我喝稀,就一定有你們吃粥,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等咱們回了客棧好好分分。”
  
  “得嘞。”三人聞言皆是喜上眉梢,迫不及待地想要爬上去。
  
  “等下,”劉二壯聞言攔住三人,“老二,你把東西給我,你在前面上去以后先把那個書生給解決了。”說著他用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老二聞言愣了下,語氣有點猶豫,“老大,您說別的我都能聽,只是咱們是土夫子,歷來都是做的死人生意,可從來沒把活人變成過死人啊。”
  
  “萬事都有第一次,事成的話,我把我那份多分你一些便是了。”
  
  老二見劉二壯語氣堅決,又肯把自己那份多分自己一些,自己若是再拒絕就有些顯得不顧兄弟情義了,當下咬牙答應了下來。
  
  “好,那我在后面斷后,以防下面墓室出現什么變故。”劉二壯道。
  
  前面的老二將自己的包袱遞給劉二壯,又從自己腰間摸出一把匕首。他一手拿著匕首,一手就要從土洞往上爬。
  
  后面的三人見老二上去,緊隨其后也開始往上爬。這土洞內是一個斜著的緩坡,爬上去并不費力,只是洞內狹小,什么都沒拿的老二行動迅速,后面拿著包袱的三人行動就顯得有些局促。三人在后面同老二的距離越拉越遠,第一個的老三剛要喊老二讓他慢點,卻突然見到老二的身下亮起一個法陣,隨即他身子開始往下陷。
  
  “啊!”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老二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慘叫,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身下突然出現了一小圈的泥沼。他奮力的想要從這片泥沼中爬出去,卻無奈越陷越深,速度之快,后面的人還來不及反應,老二就已經陷到了胸部的位置。他迅速地用匕首插入旁邊的土地中,放緩自己的下沉速度。
  
  后面的劉二壯也是沒有想到,見老二眼看就要被吞噬,忙招呼老三放下包袱拉老二上來。
  
  最前面的老三將包袱放在地上后,滿滿當當的包袱就已經將洞口的下半部分堵上,后面的老四無法過來。老二此時已經情況危急,老三迅速爬了過去,將手伸給老二,想要把他拉出來。
  
  老二此時已經心慌的不行,見老三過來救自己,忙拽住他的手不放,想要迅速爬出去。可是這地上的泥沼就像是有吸力一般,就是老三在上面拉著,也無法阻攔他下降的速度。
  
  “怎么辦?怎么辦?救我啊!”老二絕望的喊著。
  
  “混蛋!這里怎么會有這么個東西?”劉二壯在后面看著著急,嘴上怒道。
  
  “老大,救人要緊,要不我從老三那袋子瓷器上爬過去吧。”老四回頭道。
  
  “不行,那樣瓷器就都碎了。”劉二壯立馬拒絕。
  
  “可是人命要緊啊,他那袋子碎了咱們也還有兩袋子呢。”
  
  “你若是肯放棄你自己那份,那就過去救他。”劉二壯小聲對老四道,老四聞言噤了聲,回過頭去默默看著老二一點點被沼澤吞噬,心中充滿了愧疚。
  
  老三終于還是沒能把老二拉出來,很快他便消失在了那片泥沼中。幾人看著眼前的場景都有些沉默。
  
  主墓室中的秦蓁蓁剛要把頭伸向棺材,就感覺到自己設下的兌陣點?土陷被觸發。
  
  “定是那幾個土夫子,不老實的人就只能付出代價了。”秦蓁蓁心道,“不枉我一直耗費法炁維持著法陣。”
  
  (//)
  
  :。: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